昀潋LU

盾铁,妮妮迷妹,腐女子

[巍澜]大梦谁先醒

*第一次写,一直不敢动笔写有原著的角色,就怕笔下人物出入太大,失了他们在我们心目中的样子。然而编剧搞事情,我们镇魂女孩也没有在怕的。被剧版睡了一万年伤的不轻。剧情不够,脑洞来补。
寄刀片威胁编剧he的我居然自己写成了be,自捅一刀,血淋淋的疼。
*原著剧版都有参考,大部分都是原著句子和剧版台词的意识流串联。但愿你们能看懂我想表达的,写的不好请轻拍。
*所以大概就是,他们这人生不过都是一场大梦,谁先醒了,说不定就he了。


邓林之阴,初见昆仑君,惊鸿一憋,乱我心曲。
这是一场大梦的开始。
一眼万年。繁华梦一场。

沈巍

于赵云澜,他见沈巍第一眼是在万年以后,而于沈巍,他第一眼见到赵云澜,是在万年之前,那是昆仑。
还没请教,您尊姓大名。
昆仑。
昆仑,他念了一万年的名字。每每梦中回到那个星辰浩瀚的夜晚,他都能听到昆仑带着他特有的不羁的笑声,对他说。
你看这个世间,山海相连,巍巍高山,延绵不绝,就像是人生负重前行,永无停歇之日。要不然你就叫做,沈,巍。
从此,他名沈巍。带着他给的名字,身负十万大山,天下苍生。
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,我答应过你的,为天下苍生,为了海星和平,即便永世负重逆行,吾往矣。

沈巍跟夜尊说,我没有梦。
是没有,还是不敢做?
我没有必要做梦。
那一场跨越万年的梦,他做的够久了。梦里,他一次次遇见昆仑,又一次次看着他以各种方式离他而去。一梦万年,他累了,倦了,也怕了。他想着不如就此躲起来,熬过这万年孤寂。可那是梦啊,清醒时尚且不忍躲开,更遑论梦中。
我姓赵,来这办案,先生贵姓啊。
免贵姓沈,沈巍。
从醒来就不再做梦,现在更加不需要做梦,那个梦里的人就在眼前。跨越万年光阴,仿佛一直在原地。
龙城之阴,再遇赵云澜,惊鸿一憋,再一次,乱了沈巍的心曲。

赵云澜

赵云澜这个人,聪明的紧,活脱一人精,对外八面玲珑,对自己人掏心挖肺。他就是有这样的魅力,让人依赖他,把他当成主心骨。即便穿越到万年前,依然光风霁月,瞬间俘获了众人的心,顺带收获小鬼王一只。
我一见到沈教授,就有一种,一见如故的感觉。
可不是嘛,名字都是他给起的。彼时的少年已经长大,长成了一副温文尔雅,霁月清风的模样。
我欠你的那条命,我一定会还给你的。
彼时少年意气风发,赵云澜要是知道他是这么个执着的性子,一句话惦记了一万年,他当时说什么也不要这小子还的。
想起那人腕上深可见骨的一刀,冒着黑气也掩盖不了的血肉模糊,赵云澜只觉心里说不出的痛。
什么叫伤惯了,你沈巍就不能好好把自己的命当当回事吗!

和我一个人类共享生命链接。愚蠢!
我不后悔。
可你要我怎么办,我赵云澜何德何能得你沈巍如此厚爱。我以为是我欠了你一条命,可你说这是你还我的。还还了这么多次。
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。
值得。
一个有血性又出类拔萃的男人,你想要他的命,他说不定还能慷慨赴死,可你不能伤害他的尊严。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尊严,可不就是封妻荫子,让放在心上的人平平安安的么?
可沈巍啊,我没护得了你,还让你给我赔上了一条命。
眼看他替自己挡下黑能量的攻击,眼看他被冰锥刺穿胸膛,眼看他被夜尊吞噬。
杀了我!
什么天下苍生,什么海星和平,我连自己心爱的人都护不周全,我有什么资格守护苍生。
谁伤你的,我必要他一命!
如果有一刻,我必须拿我的伤,来换大家的命呢?我相信,到了那一刻,你就有答案了。
要人还是要鬼,你得选一个。要人间还是要鬼道,你得选一个。要天地还是要幽冥,你得选一个。
你得选一个。沈巍你根本没给我选择的机会,你就这个自作主张的殉了你的大道。你说这是你和我的约定。一约既定,万山无阻。

大概有的时候,人走到了某个进退维谷的地方时,就会希望时间就在那一刹那停止,让他可以不用往前,也可以不用回头,只是自欺欺人地停在那里就行了。然而世界上所有的表针都在往前走着,时间不可能为任何一个人停下。
赵云澜多希望这也是自己的一场大梦,从穿越到万年前开始,就是一场荒诞的梦。
一梦不醒。

沈巍

我连魂魄都是黑的,唯独心尖上一点干干净净地放着你,血还是红的,用它护着你,我愿意。
万丈幽冥,生而污秽,我自认没有资格和光风霁月的昆仑君比肩。
我不喜欢,不如不生。
可赵云澜说我和他们一样,是人,一样会喜怒哀乐的人。
这一万年,喜怒哀乐全是他,到如今,我才终于觉得,自己有资格和他并肩前行。可也就到这里了。
人这一辈子,有四件事不能太执着,一是长久,二是是非,三是善恶,四是生死。
偏偏赵云澜就是堪不破长久,看不透生死,分不清善恶,辨不明生死。明明那么玲珑剔透的一个人,却像个愣头青一样,一股脑的为天下苍生抛头颅洒热血,还燃的要命。
既然这是你想要的,那么我,成全你。
所谓命运,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途同归,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,而是某一个时刻,你明知道自己已有千万种选择,可上天也可入地,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……
昆仑,我现在懂了。
我沈巍从来只为了你一人,守护天下苍生也好,以身殉道也好,全都是为了你,赵云澜。
云澜!
赵云澜!
我喊了你这么多次,你可听见了?

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,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,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,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:回家吧。

你说要带我回家,只是我大概回不去了。

多么怀念龙城的阳光啊!可惜,见不到了。

赵云澜

大战结束了,龙城在战火中复苏。阳光,还是这么温暖。这里的一草一木,一砖一瓦,都还是从前的样子,只是少了一个人。
龙城再没有沈教授,地星也再没有斩魂使,而赵云澜再没有小巍了。
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,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,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,浑身上下,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两斤,你要?拿去。
他听见万年前昆仑君这么跟小鬼王说,忽然就福至心灵。
我别的东西也有,只是你可能大多看不上,只有这一点真心……你要是不接着,那就算了吧。
最后的声音含在嘴里,赵云澜知道沈巍听不见,也回答不了他。可就是……
我接住了。
他恍惚听见了。长街尽头,沈巍回过头来,四目相对,一眼万年,仿佛又回到龙城大学那个明媚的早晨。
我找了你一万年,希望你还记得,我们有约。
赵云澜会心一笑,眼里的泪就这么滚落下来。
沈巍取心头血的时候他没哭,沈巍替他挡伤的时候他没哭,即使沈巍最后与夜尊同归于尽,他也没叫眼泪落下来。谁叫沈巍说过呢。
这世界上,只有两件事可以让人为之赴死,一个是为国家而死,那是为了成全忠孝,一个是为知己而死,那是为了成全自己。
我既然肯为了你死,当然也肯为你活着,我求仁得仁。你一直也没掉过眼泪,别为了我哭。
沈巍啊,你轻生酬了知己,你求仁得仁,却唯独剩下我,你要我怎么活?
赵云澜突然惶恐的明白了沈巍当年等自己一万年的心境。只是那时自己不辞而别,唯留下一句终会相见的承诺。如今,却是他眼睁睁看着沈巍消失,而且这一次,除了记忆,什么都没留下。
赵云澜放下捂在眼睛上的手,长街那头空无一人。哪还有什么沈巍。
他的小巍,不在了啊。
龙城的阳光,依然温暖,街角的那张长椅,还安静的躺在那里。
我实在太想念这里的阳光了。
我也想你了,小巍。

梦该醒了。

沈巍

每个人在为别人做什么的时候,哪怕他再心甘情愿,再默默无声,心里也总会有那么一丝希望,希望有一天对方能看见,我也不能免俗。
沈巍想,要不然干脆抹了赵云澜的记忆。或者,从一开始他就该躲开他。可他不甘心,一万年大梦一场,盼的就是这么一天。
云澜,就剩下这几十年了,我们像凡人一样一起过一辈子好不好?
本想着他一辈子不过几十年,过完这一辈子,了了和他相守一生的心愿,下辈子,下辈子一定不再打扰他。
都来不及了,来不及抹掉他的记忆,来不及……
他费尽心机要来的同生共死,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。

沈巍说什么也想不到,赵云澜又穿越了。
还是抱着必死的决心。
这一回,换赵云澜和夜尊同归于尽。
小巍,这一次我可没有不辞而别,只是我可能,又要让你等我一万年了。你不会怪我吧?但愿我们将来,还能再相见。
被一起拉进虫洞的沈巍,看着昆仑与小鬼王诀别,身影渐渐与眼前的赵云澜重合,他终于还是落下泪来。
他又要一个人守着这个万年之约,等下去了。
曾经被他睡过去的一万年,如今,要他一人怎么过?曾经的一场大梦,仿佛还没醒,他又要顺着梦里的轨迹,找下去。
直到再回到那个节点。
龙城之阴,再遇赵云澜,惊鸿一瞥,乱我心曲。

庄子云:方其梦也,不知其梦也。梦之中又占其梦焉,觉而后知其梦也。且有大觉,而后知此其大梦也。

生者可以死,死者可以生。

评论

热度(21)